首頁>新聞 > 評論 > 正文

"新勢力"造車事業未竟 有誰率先成為"老賴"

來源:中國經濟網 | 2019-09-24 09:21:41
如果說賈躍亭的失信執行標的動輒數以億計是靠“質”來“取勝”,那么知豆汽車總裁鮑文光則是以“量”著稱。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從去年9月13日至今,知豆汽車及知豆智信所涉及的失信記錄多達47條,累計金額5.25億元。

“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從CES展上風光無限的“賈布斯”,一度“登上”《紐約時報》,到北京證監局發布通告責令其回國履責,賈躍亭成為一名“傳奇老賴”只花了不到一年;而摘掉“老賴”這個帽子,不知道要花掉賈會計多長時間。

如果說賈躍亭的失信執行標的動輒數以億計是靠“質”來“取勝”,那么知豆汽車總裁鮑文光則是以“量”著稱。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從去年9月13日至今,知豆汽車及知豆智信所涉及的失信記錄多達47條,累計金額5.25億元。

一段時間以來,“老賴”一詞較為頻繁地出現在人的視野中,在汽車生產和銷售環節也不乏其人。

根據相關解釋:老賴,專指欠了別人錢遲遲不還的人。法律意義上的“老賴”,一般是指在民商領域中的一類債務人,其擁有償還到期債務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種原因拒不償還全部或部分債務。主觀上,“老賴”有故意拖延履行債務的惡意;客觀上拒不履行到期債務。

為此,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汽車頻道特別推出“汽車圈老賴”系列報道,通過盤點當事企業或法人代表,了解這些“老賴”的來龍去脈、所作所為,希望能為行業的健康發展,以及讓人們如何識別“老賴”提供有益的參考。今天推出第一篇,看造車“新勢力”當中,造車事業未竟卻率先倒下的兩個“老賴”。

賈躍亭:從“下周回國”到一去不回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在故鄉歡度中秋佳節,對于赴美“逐夢”的賈躍亭來說,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按照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FF)于美國時間9月3日發布的公告,現在的賈躍亭,只想借公司架構調整的契機建立債務償還信托基金,以解決其個人余下的擔保債務問題。

同日,賈躍亭在其個人微博上寫道:“我之所以放棄一切,只為把FF做成,盡快徹底償還余下的擔保債務,實現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在這條微博下面,記者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諸多關于“下周回國”的調侃。

兩年前的7月4日,賈躍亭懷揣著他的“造車夢”飛赴美國尋求一輪10億美元融資,以盡快將FF91投產上市。

而在這之前的幾年里,樂視不斷通過推出諸如樂視手機、樂視電視、樂視汽車等新項目,無限制地融資、炒作其美好的前景,并借助大資金推波助瀾,掩藏了諸多質疑的聲音。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是,此次“短暫出差”,竟真的幫助賈躍亭通過了網友口中“老賴們”最大的難關——中國海關,并一去不回。

隨后,人們通過對賈躍亭、其姐賈躍芳,以及樂視的金融違規行為起底發現,自2014年起,賈躍亭與其姐姐賈躍芳曾多次質押股權融資,在樂視股票高位時套現并出售持有的其他企業股權。有消息稱,賈躍亭一家減持股票的金額累計已有177億元。

12月7日,樂視網收到中國證監會北京監管局下發的“對賈躍亭、賈躍芳采取責令改正行政監管措施”的有關決定;12月11日與14日,賈躍亭因與平安證券、華福證券總計近8億元的糾紛,兩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12月25日,中國證監會北京監管局在其官網發布《北京證監局關于責令賈躍亭回國履責的通告》,責令賈躍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國。

此后,諸如債主上門、孫宏斌接盤、恒大入局、FF高層瓦解、員工被“休假”、九城簽約、CEO更換等戲碼接連上演。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賈躍亭名下相關失信記錄至今已有32條。

通過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到的賈躍亭失信記錄

“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從CES展上風光無限的“賈布斯”,一度“登上”《紐約時報》、到北京證監局發布通告責令其回國履責,賈躍亭成為一名“傳奇老賴”只花了不到一年;而摘掉“老賴”這個帽子,不知道要花掉賈會計多長時間。

鮑文光:成也補貼,敗也補貼

如果說賈躍亭的失信執行標的動輒數以億計是靠“質”來“取勝”,那么知豆汽車總裁鮑文光則是以“量”著稱。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從去年9月13日至今,山東知豆電動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知豆汽車),以及知豆智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知豆智信)所涉及的失信記錄多達47條,累計金額5.25億元。

今年8月,因為買賣合同糾紛,知豆電動汽車3.3億元股權被凍結,創始人鮑文光也被法院限制高消費。啟信寶信息顯示,寧海縣人民法院對知豆電動汽車的股權凍結期限,自2019年8月13日至2022年8月12日;另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顯示,蘭州新區人民法院也于7月1日立案執行了鮑文光的限制消費令。

通過時間節點的對比不難發現,知豆的興衰走勢與國家對電動車補貼政策的變化幾乎完全對應。知豆汽車成立于2006年,于2012年正式推出首款低速電動車產品,并無生產資質,但在法規管制不嚴格的初期,其發展卻頗為迅速。

2013年,知豆攜手眾泰汽車,借用資質生產了第一款知豆電動車;2015年,知豆又與吉利控股集團、金沙江創投基金共同成立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并通過借用吉利的生產資質迅速量產,成為了可以獲得國家補貼的小型電動車。同年,知豆汽車銷量達到2.53萬輛,并以低廉的價格成為電動車指標“占號神器”。

知豆汽車總裁鮑文光

2017年,知豆獲得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年度銷量也達到頂峰的4.2萬輛。但在此之后,隨著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調整,以及“騙補”事件帶來的行業補貼重審,知豆開始進入下滑期;2018年,200公里以內續航的電動車產品補貼取消,政策優惠轉向高續航,知豆全年銷量降至僅1.5萬輛,降幅高達63.90%,資金危機也隨著銷量的迅速走低而爆發。

在此期間,裁員、欠薪、欠款、訴訟等風波接踵而至,官司纏身的知豆陷入了“資金危機——失信——被討債——資金危機”的惡性循環。而在2018年上半年,鮑文光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樂觀地表示:“知豆的盈虧平衡將是5-6萬輛,而盈利時刻將發生在2019年。”

進入2019年,知豆的運營情況并無好轉,且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數據顯示,知豆今年1-7月累計銷量為2095輛,同比下降98.41%。2019年6月24日,山東知豆電動車有限公司法人由鮑文光變更為鮑占勇。

有第三方機構的數據顯示,知豆汽車2016年、2018年的上牌銷量中,以公司名義購買、用于租賃的牌照分別占比為53.19%和45.88%,此類行為本質上則往往是股東方所控制的出行公司“自買自賣”,并以此獲得大量國家補貼。有業內人士分析稱,由于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在每年3月集中發放,這會使得知豆這類過度依賴補貼的企業現金流處于一種極度微妙的平衡狀態,當其中一環發生變化,等待企業的便是大廈傾覆。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擔心不安全?電動汽車三車碰撞測試給出答案
下一篇:現在就為汽車唱挽歌?顯然有些為時過早

青海快3走势150期